PLATO918

Sky Duanmu·LoFoTo:

饮马星河 

从墨尔本回住处的时候坐错了火车,偏远的小站里是深夜跺着脚取暖小心翼翼地捧着还冒着热气的盒饭的姑娘,是穿着厚厚的警服把手缩进袖子也要恪守职责的大叔,是追着下车反复强调要转车回市区的老阿姨。冬天的澳洲冷得我牙齿打起了架,我以为人间的悲欢并不相通,但我分明看到了浩瀚星河下,和马蹄声一起响起的烟火气。


Horse Head Rock, NSW

微博:Hey端端 | 图虫:SkyDuanmu | 公众号/Ins:skyduanmu

卡卡kaka:

天空中的云在大风下来回翻转旋绕,最后形成了这个漩涡。眼前的冰的光辉延升向了天际的漩涡,耳旁呼啸而过的风,眼前汹涌翻腾的漩涡,这一刻我仿佛站在了时空之旋前......(前景单独日落拍摄,星空来源于当天的满月星空。)

卡卡kaka:

在过去的一年里,我独自在新疆拍摄创作。从北到南,从东向西。从北疆的边境小村白哈巴到南疆的中国最西高原帕米尔,从大众景点到误入草原深处的隐世之村。从点点野花漫天繁星的炎炎夏日到白雪皑皑纯净寒冬。这一年拍摄里有过到达拍摄地的艰辛,有过苦等半个月没有好天气的失望。但更多的是发现美景时的激动,欣喜,发现这些隐藏在祖国边疆里的极致美景的欣慰。

卡卡kaka:

在今年,我终有幸可以真正从事自己所喜爱的风光摄影工作,在夏天的几次拍摄里我更是完全的以户外风光摄影者的角度去探索去发掘国内的一些未知风光。这个地方是年宝玉则我穿越了一个半小时的灌木丛所到达的一个垭口,在爬上去之前我也不知道上面的野花开的怎么样,仅仅因为远景的山在看到的第一眼就吸引了我,翻越上来之后才发现这里的野花是如此让人惊艳。在拍完这张照之后,我又独自向远处那个尖尖的雪山攀爬,在海拔4000多的地方爬了两个半小时,最终被终点处横贯的几米长纯岩石挡住了去路不得已撤下来。风光摄影的乐趣对于我来说更多的是探索未知,去拍摄别人不曾拍过的看过的风景,而这一切都需要强大的户外能力跟足够的户外经验去作为基础。在后面的风光摄影中,我将继续去探索去拍摄国内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境,把它们带出来让更多的人看到.....

舒小简:

七夕好。

最后一张提醒大家,

不要用单身来形容狗。。。

------------------------------------------

更多图文,关注小简的公众号:地理说(dilishuo)

候着您呐~